张凌云: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献秘方

时评 | 2020-03-20 17:30:39 | 来源:华科网 | 黄迅

  华科网 山东讯 2月14日,媒体主编专访了山东荣成盛泉养老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万病之源弓形虫致病理论”创始人、健康养生专家张凌云先生并发表“一封带泪的请战书——请给我一次赴武汉为国尽忠的机会吧!”一文,反应热烈。张院长祖籍山东寿光,1953年出生于济南,1978年恢复高考是烟台状元,入读上海交大,1985年指挥抢险挽救8人生命荣获二等功。1991年出国,他创办的墨西哥麒麟中医院是当时中国在海外第一家证照齐全的中医机构,北京中医药大学、烟台中医院派出多位专家随他赴墨工作,他曾率专家团队为墨西哥总统做过保健理疗,深得好评,为中医走向世界做出了贡献!张院长是着名海外侨领,美国、墨西哥、韩国、中国媒体对他多有专题报道。他曾任山东省政协顾问,是海外济南人十大杰出创业人士之一,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外国政府首脑的接见。

  媒体:张院长好!前几天发布了您申请赴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的请战访谈,反应热烈,最近情况如何?您能从“万病之源弓形虫致病理论”方面再谈谈当前关于治疗新冠肺炎的问题吗?

  

图片一.png

 

  张院长:在习总书记亲自领导下,全国人民充分发挥制度优势,本着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采取了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防控举措,当前已初步呈现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当然形势还是很严峻,截止今天累计确诊8.1万余人,现存确诊1.36万人,病亡已超3181人,还有危重患者4020人。据统计重症和危重患者的治愈率在50%左右,不计新增重症患者,仅现存四千余人,还有两千多危重患者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形势还是相当严峻。看着每天新闻报道,逝去的鲜活生命,我忧心如焚,下一步救治危重患者就是防疫攻坚战的重中之重。新冠肺炎疫情是对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重大威胁,也是对世界卫生事业的严重挑战。目前意大利感染1.5万人,伊朗过万,韩国、日本形势也很严峻。

  

图片二.png

 

  媒体:那么对于这么多濒临死亡威胁的重症患者,您有什么想法和治疗方案?

  张院长:昨天网络上“中西医分组对比治疗试验中医完胜,死亡率0:113”一文刷屏,未见官方辟谣,看来确有其事,足以彰显中医之博大精深!另外昨天您的文章“伟大的中医药总是在大疫面前大显神威 ”分析精辟、振聋发聩。我不是执业医师,拿不出什么“治疗方案”,国家在这方面控制非常严格。我持有的是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监制颁发的《中医康复理疗师证》,只能做中医保健理疗业务,绝不能涉及治疗方面。对于新冠肺炎我认为就是外邪侵入激活了细胞内的弓形虫所致,拿出一个康复理疗方案是可以的。

  媒体:那么您所说的外邪和弓形虫是什么样的关系,怎样认证?

  张院长:弓形虫是西医的说法,而叁尸虫是我们中医古籍所载,其实其实是一个东西。1900年德国科学家Lave Ran发现人体细胞内有一种单性繁殖的寄生虫,命名为弓形虫(Toxoplasma Gondii),其体型极小,一个细胞内就有几百甚至上千条,由于细胞膜的阻隔,任何药物对它不起作用,所以百余年来治疗弓形虫研究进展不大。为什么说中国传统医学博大精深,外国科学家发现弓形虫不过120年,然而公元610年(隋朝,距今1410年)中医巨着《诸病源候论》对叁尸虫就有论述:“人身内自有叁尸诸虫,与人俱生……,常接引外邪,为人患害”。现代医学已确认弓形虫就是叁尸虫!很遗憾,现实情况是西医不研究治理弓形虫,中医绝少知道叁尸虫。我研究弓形虫十几年了,发现人体阴阳平衡时弓形虫处于隐伏状态(类似狗熊冬眠),不危害健康;阴阳失衡或外邪侵入(古人将细菌、病毒等称之为外邪,冠状病毒就是其中之一吧)则会激活弓形虫,弓形虫被激活后运动要消耗能量,就需要吃东西补充能量,那么细胞内的营养就会被激活弓形虫吞噬,从而破坏了细胞,导致生病。人有千病万病,归根结底就是细胞生病。弓形虫是人体的组成部分,与生俱来,数量众多根本无法杀尽。人体器官薄弱环节不同,若破坏的是胰脏细胞,就会患上糖尿病;侵袭的是肝细胞,则患上肝炎、肝硬化、肝癌。此次疫情是新冠病毒侵袭了肺部,激活了肺细胞内的弓形虫,破坏肺细胞导致肺功能快速衰竭,唿吸困难甚至死亡。也有说还破坏心脏、肾脏,尚无定论。其实验证并不困难,取患者一滴血做一个弓形虫检测即可。健康人血液中应该不会有或仅有少许弓形虫,如果有大量的弓形虫存在,就说明弓形虫已被激活,而且破坏了肺细胞后破壁而出了。这个检测很简单,比测血压、血糖难不了多少。

  媒体:张院长,您说过“阴阳失衡激活弓形虫破坏细胞导致生病”是您独创理论的精华所在。”按照您的理论,现在应该怎么做?

  张院长:人体自有免疫力,当免疫力不能阻挡新冠病毒的进攻,激活了弓形虫破坏细胞才导致新冠肺炎发生,而此时人体一定是阴阳失衡的。就像一座城市,有供电系统、排水系统、道路系统等,排水系统堵塞就会导致污水横流,供电系统故障,电力就会中断,城市运行瘫痪,所以必须保持这些系统通畅运行。人体就像城市系统,有十二正经、任督二脉和409个穴位,人体生病就是因为经络或穴位堵塞,发生病变,所以必须疏通经络,恢复阴阳平衡,将已被激活的弓形虫再驱于隐伏状态,不危害人体,提高人体的免疫力杀除新冠病毒,疾病自然就会痊愈,这就是我的认识。

  

图片叁.png

 

  媒体:这次疫情爆发,中医介入较早,据说中医对于一般患者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我们常说“慢中医”,就是说中医调理要很长时间,对于危重患者是不是还要依赖西医先进的设备仪器抢救对吗?

  张院长:此次疫情患者分为轻型、普通型、重型和危重型四个层次。新冠肺炎属于自限性疾病,轻型不用治疗依赖自身免疫力和自愈能力也能康复;普通型一般治疗即可;但重型和危重型说明病毒已经严重损害了肺部,变化为磨砂玻璃状,可能需要氧疗、唿吸机甚至有创通气才能维持生命,否则患者因肺功能丧失、唿吸衰竭很快就会死亡。关于中医药问题,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已经将一些中成药、方剂列入治疗方案中,主要作用是化湿清热解毒,宣肺透邪。我感觉其中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所有这些中药想解决的都是“肺”的问题,对于普通、重症患者会有效果,但危重患者处于昏迷状态、水米不进时还怎么服用中药?大概只有用有创通气来解决。不得不说有一个误区就是常说的“慢中医”,认为中医调病需要慢慢来,急症不行,其实不是这样。《黄帝内经》曰:“经脉者,所以能决生死,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 “通则不痛”就是中医的精华,《黄帝内经》为什么说疏通经络能够“决生死”呢?我曾经抢救过12位生命垂危、医院已经放弃治疗的客户,无一失手,其实塬理很简单,就是强力把经络疏通,人就活过来了。当然我不是说任何情况疏通经络都是有效的,比如在街上让车把肾撞掉了,亦或孕妇难产了,那就得尽快去医院做手术,这种情况我是无能为力的。

  媒体:对于生命垂危的危重患者您有什么治疗方案,啊不,保健理疗方案呢?而这些方案可能是您多年摸索出来的,是否涉及技术秘密不可泄露?另外您以前接触过新冠肺炎吗?

  张院长:中医理论博大精深,但手段还是相对滞后,至今还是针灸、推拿、拔罐、刮痧等再配合一些方剂,难以真正达到疏通经络、平衡阴阳之目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上山打虎要带着猎枪,手持叁尺哨棒去打虎那是武松武都头干的活,我们干不了。我拥有四大利器:1.韩国产的周热机;2.中科院研究员研发的干细胞产品;3.台湾产的高频晶片;4.祖传秘制膏药。其中1、3、4是疏通经络用,2不是专门针对新冠肺炎,而是能大大提高人体免疫力。理疗方案:1.周热机理疗:每天上下午各两小时,任脉、督脉、肺经;腘窝、腋窝、肘窝;命门、大椎、百会、中府、膻中、神阙、膏肓、心腧、肺腧、

  

图片四.png

 

  合谷、内关、足叁里、涌泉。抢救危重患者膏肓是重点,一般昏迷危重患者两小时内能够复苏,比唿吸机、注射强心针效果还要好。2.共振器:台湾产,两片长时间置于中府穴。3.用就通:祖传秘方,131味中药制成,两片长时间置于肺腧穴。4.长生露:国药准字非处方药(OTC)中药制剂,叁餐饭前半小时各服用一支。这就是我多年摸索出来的经验。新冠病毒是新发现的病毒,我之前没有可能接触到,但五年来为4000多客户做康复理疗,很多各类癌症(特别是肺癌晚期)、糖尿病、半身不遂等客户效果极佳,从而总结出上述理疗方案。很多康复客户送我锦旗,鼓励冲击诺奖。现在大疫当前,蔓延国内外,还有什么技术秘密可保留,救人是当务之急!

  媒体:您的方案对现在的治疗方式有没有冲突?另外钟南山院士说至今没有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药物,疫苗需要很长时间研发和临床才能投入使用,对此您怎么看?

  张院长:我的方案与现行治疗方案无任何矛盾和冲突,只是在现行治疗方案上叠加一个物理方式,可分两组比较效果,如成功,新冠肺炎已在全球爆发,至今无特效药物和方法救治,如果用中医方法能治疗,将会为全世界人民的大健康事业做出杰出的贡献!钟南山院士最先提出“人传人”,李兰娟院士首倡武汉封城,彰显中国嵴梁,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奋战在抗疫前线,可敬可佩!“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疫苗研发肯定滞后于疫情爆发,这边疫苗还没研发成功,那边病毒已经发生了变异,怎么办?报载新冠病毒已经演化出了L型和S型两个亚型,给疫苗研发带来困惑。李兰娟院士最近提出将干细胞用于新冠肺炎治疗,这是非常好的设想,美国《科学》杂志已经连续十几年将干细胞技术列为医学界顶级技术,而干细胞技术对于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和各类癌症都有很好的疗效,另外干细胞能够快速、有效的提高人体的免疫力,对于治疗新冠肺炎效果一定很好。但干细胞移植费用高昂,普及使用这是制约瓶颈。我们的干细胞产品是中科院蒋松柏研究员研发,取自鱼、龟活性因子,配上山药、黄精、五味子等中药制成,获得国家发明专利,经上海第六人民医院、湖南湘雅医院临床,能明显提高免疫力,获批国药准字,得到中科院院士谈家桢、许嘉璐、工程院院士彭士禄首肯。辩证看问题,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疲于奔命的研发疫苗,莫如想方设法尽快提高人体免疫力,以不变应万变。这次我准备了二十万元的干细胞产品,但至今捐不出去,因为不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限定的药物目录之内,哪家医院也不敢用,令人遗憾。

  

图片五.png

 

  媒体:您的“万病之源弓形虫致病理论”还有什么独到之处?

  张院长:1.推翻了国内外经典的癌症转移的学说,我在国外经营中医院多年,国外也是说癌症转移。我认为人体细胞分为206种,肝是肝、肺是肺,其分子式不同,即使发生癌变也不会转移,就像玻璃与木头,磨成粉也不会结合到一起,因为分子结构不同。癌变本身就是阴阳失衡激活弓形虫所致,不当的治疗方法会阻断经络,导致阴阳失衡加剧,其它器官细胞内的弓形虫也被激活而发生病变,这才是癌症扩散的实质!2.从弓形虫的分布破解了女人长寿的密码。弓形虫主要分布于人的大脑、心脏、眼底和女人的经血之中,首先女性成人后每月例假排出大量弓形虫;其二女人易哭泣排出眼底大量的弓形虫,这两点女性特有的排毒功能就决定了女人的平均寿命一定高过男性!

  媒体:好!张院长您对新冠肺炎包括世界疫情走向怎么看?

  张院长: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包括严重的瘟疫,像鼠疫、霍乱、天花等,都曾造成人类大量死亡病例,但最终还是人类战胜了瘟疫!科学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有些东西现在看还无法解释,就像中国传统医学,但这是几千年人类历史发展所积累的精华,一要相信,二要推陈出新。我深信中医博大精深,我用最先进的仪器来疏通经络,较之针灸、推拿、拔罐、刮痧,其效果就是事半功倍。我相信在党中央领导下,中国人民一定能够战胜瘟疫,而且会将我们民族瑰宝—中医药推向世界、造福人类,我们的目的一定要实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实现!

  媒体:谢谢张院长!

  张院长:也谢谢媒体朋友们!

  (黄迅)

  责任编辑:田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科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穿越40年的青春回答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最后一页

精彩图文